谁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

作者/来源:人生指南   发表时间:2018-10-10 16:44:26
作者:狗如青杏

01

谁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


数日前的早晨,我去车站送别将要回家的家人,因为没有提前订票的缘故,我排了半个小时的长队才买到了回家的车票,再三和他们交代了许多,看到家人随着拥挤的人群熙熙攘攘地过了安检,我也才放心地去挤着地铁回到学校。

分别前我哥略带抱歉的问我一声:“这几天,是不是也耽误你的事了?”

我回到:“没事儿,没事儿。”他便没有再问下去了。

当我站在依旧也是人头攒动的地铁上我止不住的在想,这两三天来我而立之年的哥哥和已经年过半百的父亲从家乡一路追债到这里,跨过了几个省,走过那么多么多路,费了那么多心思,燃起又泯灭了多少希望却连躲债的人都没有寻到,一切都是无果。这些止不住地让我叹息不断。

数日前的一个突然打来的电话打乱了我几天时间的安排,原本被各种事情都填的满满当当的周末被家里来的电话全然打乱。

继而的两三天里我带着人生地不熟的家人,凭着一个百度地图,看着而立之年已过的哥哥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一次次向人打听着躲债人的消息。

原本我以为在这个不陌生却也不熟悉的城市我能尽己所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却不知最后仍旧一无所获。

几日来,几个人前前后后走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饭馆里带着乡音的讨论竟也惹得旁人的警惕,那些瞬间我内心五味杂陈,再抬头看着吃不惯当地饭辣的满头是汗的父亲,更不知如何敛藏了这情绪,内心不由地想,奈何这一地鸡毛的生活。

奔波了两三日,每日数万步,从市区到出城破远郊区任何出现过躲债人痕迹的地方都寻了个遍,不止一次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却也没个收获,晚上坐在酒店的床上我两腿酸痛不已,我更不敢想年过半百的父亲会是如何?

知道终是无果的家人决议再寻了数十日后回家,茫茫大海捞针,怎一个难字了得。也许他们也早已经做好了打算,所以都并无多言,只是哥哥一句“徒劳无功”,让我又一次目光长久的停留在了他的身上,情绪从上心头,却也无法言语,不敢也不知如何言语。

我看着车站里人来人往的身影,这囊括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所有,我似乎发掘几近每个人的生活都经不起仔细的打量,剥丝抽茧后,仔细看谁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

原本期待生活能做一片羽翼,最好这羽翼曾丰盈地生长,长成后阳光下闪闪发亮,风一飘,便掠过河溪和湖泊,时间就用四季来定义,可渐渐才发觉生活若是变做一个鸡毛掸子也好,至少不曾凌乱,不会杂乱无章。

显然,生活不如诗,转身遇到现实,又怎能不说声,原来生活就是一地鸡毛。

02

其实这一地鸡毛的背后,我们都在不动声色的成长


当我一声声叹息叹尽后便又能如何?当生活已然凌乱无章我该怎样?显然,所有的答案都在自己的时间里,我经过的所有都在告诉着我,眼前所凌乱的无非就是一些生活的表象,或久,或更久,可一切是会安好。

这样的话有多少人正在说着,就会有多少人在鄙夷着,把生活夸大其词的人若是循循善诱地对我口述生活,说着这样的话,我不会选择聆听,更不会相信。

沉沦的人更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活在人群的边缘处,离地半尺,举头三尺有神明的人他更懂得生活为何物,所有踏踏实实生活的人说着,生活哪有什么苟且,我好好赚钱养家怎么就苟且了?

一年前,我最好的朋友对我讲他有了一个梦想,于别人而言他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毫无意义,因为他要骑行,过山过河到他以为的远方,西藏。

那时候的朋友圈满是生活如何苟且,打开网络就有人抨击着那些怎么读就是读不懂的诗和去不到的远方,所以理想就必须是做有用的事,精神就先别那么膨胀。

但朋友他不管,他铁了心去,我也倾囊相助,烈日当头的夏天他穿梭在校园楼宇之间给那些刚打完游戏满脸污垢的堂堂大学生送餐赚点盘缠,一个兼职接一个,到了最后也算是够了预算。

预定的日子到了,他便也启程上路,我的朋友圈里多了些他游走各地留下的照片,一开始非议他的人便也心生了更多羡慕,可只有他知道那一路走过去的颇多不顺利,天灾也好,人为也罢,各中滋味自己全然知道。

几十天后他从西藏回来,人已经落入弹尽粮绝之地,他早已盘算好了,往后不知要多久的日子里自己要以泡面为食,自己并欣然接受这一现实。

一个人的心态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状态,当人落入一穷二白之境任凭如何抱怨怕是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徒增烦恼。他深诣此理,所以他不会坐以待毙。重操旧业,兼职又成了他的常事。

不去做,然并卵,话糙理不糙,若是去做了,自然不一样。

除去上课他多是把时间放在自己的兴趣上,他喜欢手工艺品继而就去学着去做,材料学费都需要钱,上一段旅行留下的缺口他仍在修修补补,赚来的钱一来补齐上次的缺口,二来就为兴趣爱好提供支撑。

他几乎不曾于父母面前让他们添加压力,报喜不报忧大概是所有长大了的孩子的共同点,天渐渐变凉,拿到酬薪的他正盘算着给妈妈寄去一条围巾。

我大概不知道如何用言语的组织来表露他这些举动后面的情感,但我知道于父母而言,这样的孩子像是已然长成他们当初期望他长成的模样。

而这些,这一切都是于嘈杂出,于满是纷乱的生活里,开始着一些人不动声色,悄无声息地成长。

03

或许在复杂的生活里,我们都是在比谁的快乐更多


怕是太多人每天都谈及着生活,太多疲惫,太多不堪,甚是快乐往往不及悲伤来的多,求不得,又死命的求着。

我想着风尘仆仆而来的哥哥与父亲,和失望而归的二人,又看看也是蓬头垢面的自己,不由有对自己说,算了,和谁较劲不都是和自己较劲吗?

他们走后日子不还是要追赶着日子,生活还是层层叠叠,留意烦恼,而这之后它就记忆深刻地存在。威廉·特雷弗说,你如何回忆往事,说明你是怎样一个人。

而你铭记着什么,生活就给予着你什么。复杂又简单的生活里,我们不就是在比谁的快乐多吗?

所以当我洗去一身的疲惫倚在床头的台灯下翻阅书籍的某一章节时,我的幸福很多。

所以当我已然拥挤在公交车或是地铁上还能听到温馨的电台时,我觉得这世界没有什么不美好。

总是把不堪联系上生活的人,他永远不会认真区别公园里那片草地在六月和九月会有什么细微的变化。

物欲依附着生活并摆脱不掉的人,他不会知道常翻起一本书,而字里行间还会有一个自己。

我喜欢一句话,它这样说道,成长是一笔交易,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与未经人事的洁白交换长大的勇气。

而我们所经过的生活,就是我时常发现这居然是一地鸡毛的生活,有人在途中褪去了青涩,不动声色的成长,长成不同的模样,在电视剧《一地鸡毛》的最后,陈道明饰演的小林,在自己的幻影里看到一个在生活里挣扎的自己,一个幸福平淡,一个苟且度日,这是他能看到的自己,于无声处成长,却也只有自己,才能决定自己终长成什么模样。

似乎没有谁的生活不曾是一地鸡毛,可除了自己,也没有谁能让这一地鸡毛变做一片羽翼,像电影里阿甘身旁的羽毛那样,它划过处有微风飘荡却始终如一的模样。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