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莫名被办25个信用卡账户

作者/来源:中和商学院   发表时间:2018-12-03 22:44:17

12月1日,国内某高校在读博士赵先生向记者反映,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国银行湖南长沙金满地支行为其名下办理了25个信用卡账户、18张信用卡。在得知这一情况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他多次与发卡银行、监管部门沟通。然而至今,相关事宜并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而涉事的中国银行长沙金满地支行的负责人在一次沟通协商中还提醒赵先生说:“以你个人的身份和我们银行打官司,能有多少胜算呢?”

赵先生2017年夏天从湖南长沙某高校硕士毕业,目前在国内某高校读博士。他说,硕士毕业前几个月,他突然接到中国银行长沙金满地支行的催收电话:

说我欠了他们的钱、欠了他们的卡的钱,我当时以为是骗子就挂掉了,后来经同学提醒我就去营业厅去查了一下,然后发现我的名下有18张信用卡,并且有七张已经逾期。


赵先生

在校学生的身份,加上长期的消费习惯,赵先生说,印象中自己从来没有主动办成过信用卡,更不用说在同一家银行办理这么多张了。经过进一步查询,赵先生确认,这些信用卡基本上都不是自己办理的:

我就把我(名下)所有卡号还有征信都打印了出来,然后发现所有的卡都不是我办的,包括征信记录上留的信息也不是我的,当然名字是我的,身份证号是我的,现住地址、电话都不是我自己的。


赵先生

随后,赵先生找到发卡的中国银行长沙金满地支行投诉。一些问题得到初步的处理:

我当时就问了一下,我说工作人员怎么处理?他们说他已经离职了。因为当时在申请博士比较忙,没有想到追责的问题。今年9月份我回到内地,准备买房,买房之前我去打了个征信,打征信的时候我发现还有一张卡没有消。并且我的征信记录还是有其它账户逾期,没有任何的改动。去年,就是我在2017年2月份的时候要求过他们帮我销卡、恢复征信,这件事就算了,但是我的征信没有任何的改变。


赵先生

赵先生提供的一份出具于今年10月19号的个人信用报告显示,其名下的25个信用卡账户,其中一个开户日期发生在2011年5月,其余24个账户的开户日期,集中在2013年11月11号到12月11号这一个月之内,7个账户发生过逾期,至今还有一张逾期没有结清。已作销户处理的24个账户,销户日期基本上集中在2017年3月和4月,也就是赵先生向该行反映了这一问题之后。

投诉一年半之后,销户、恢复征信记录这一最基本的合法诉求没有得到满足,这让赵先生非常愤怒。经过向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监管部门投诉后,征信问题得到了迅速处理。但因为这事儿影响到自己的信用记录,进而推后了赵先生的买房计划。

因而,赵先生认为,银行方面不仅应当对当初办理此事的经手员工进行处理,而且应该赔偿自己的损失。但银行方面并没有积极作为。随后,赵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发到网络上,一位自称是金满地支行行长姜枫的人电话联系赵先生,请求删帖。赵先生提供的一份发生于今年10月26号下午三点三十八分的通话录音中,这位自称是涉事银行行长的人士,有这样的说法:


因为人员变动也很大,您发生的第一张卡开卡的时间是2011年,您最后16张卡的开卡时间是2013年。这个时间就过了五年,我们要找五年前的数据,可能这个时间上是有点慢。


当赵先生提及自己的损失时,这位行长又以所谓朋友的身份,建议赵先生,第一,咨询律师后再提出赔偿方案。第二,需要认真考虑,以赵先生的个人身份,与中国银行打官司,有几分胜算:

自称行长姜枫:您觉得以您个人的这个力量跟中国银行来打这个官司,您胜算的几率有多少?

赵先生:啊,这句话我录音了。

自称行长姜枫:啊,我说了,我现在不是以中国银行……

赵先生:那您既然不作为中国银行行长的话,就不用打我电话了呀。店大欺客,对吧?

自称行长姜枫:那您录音没关系了。您考虑一下这些我开始讲的这些事情,然后您把您的需求再给我们提。

赵先生说,自此之后,中国银行金满地支行就拒绝再与其沟通相关事宜:

我觉得虽然恢复征信了,但是我有知情权,我要查出我所有办卡的记录、激活记录和消费记录,因为我知道没有本人去网点激活的话,这卡是没有作用的,也就说不可能欠费的。


赵先生

除此之外,赵先生认为,自己在事发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因为这场无妄之灾所造成的合法损失,银行方面应该有个说法。

 

那么问题来了,赵先生所说的以及提供的通话录音如果属实,作为一家大型商业银行,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为赵先生办理了多达17张信用卡,且有为数不少的信用卡已经激活。发卡行的审慎核查责任何在?事发后,还反问当事人,和中国银行打官司你有几分胜算,用意何在?

昨天下午,央广记者联系涉事的中国银行长沙金满地支行行长姜枫求证,姜枫行长表示,单位有规定,不能接受采访。随后,记者按要求发去采访申请之后,截至节目播出前,并没有收到银行方面的答复。事实上,涉嫌违规办理信用卡的事件,赵先生的遭遇绝不是个例。

赵先生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他人利用并办理这二十几个信用卡账户的?赵先生说,在与涉事银行的工作人员沟通过程中,得到过这样的解释:

他们说我的第一张卡是填表,填表申请是在2011年的时候,但是在我印象中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信用卡,因为我从来不用信用卡。他们说第一张卡已经办理了之后,后面的卡都是网络申请的,就不需要再进行核实,直接可以发卡。但是据我所知,所有网上的卡都需要去网点激活。那么他们是怎么激活的,我本人不在现场,为什么还可以激活,怎么产生年费的,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问题。


赵先生

赵先生的遭遇不是个例。根据湘潭大学官网上发布的信息: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副行长任晨曾主动来到湘潭大学,就该校2011级267名在校学生被办卡一事进行沟通,并承认其下属支行在没有与学校签订协议的情况下,由其内部工作人员私自为该校学生办理银行卡的事实。

据媒体报道,2014年初,中国银行武侯支行两位员工,在学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高校教师串通,为35000名在校学生办理了信用卡。2016年,中国银行商洛分行盗用商洛学院3000名学生的身份信息,在学生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每个人办理了一张中行信用卡。

商洛学院负责人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涉及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学院,也不仅仅是一个专业。据我们对学生的了解,学生是不知情的。

中国银行商洛分行发给商洛学院的说明中解释了被办卡学生的个人信息来源:银行通过整理近几年为商洛学院提供代发奖助学金及代收新生学费过程中留存的学生信息记录和金融知识进校园活动中收集的学生信息,建立学生信息库整理而来的,与学校无关。之后,因为违规办理信用卡,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中国银行商洛分行被银监部门处以罚款26万元。

而其它大型商业银行,也屡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商业银行在当事人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为其办理信用卡等银行卡,这种现象层出不穷的根源,还在于银行业的KPI,也就是关键绩效指标考核:

因为这个下面的发卡机构下派发卡量到发卡人员,他们有业绩的指标,就是发卡越多,业绩完成得越好。在校学生大学生的个人信息可能通过各种不法的渠道流转到他们手中,他们就有可能去开一些相关的卡,开完之后不管有没有激活,都算他们的业绩,完成了当月的工作量。

中国银行业协会今年6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去年末,中国银行卡累计发卡量突破70亿张,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人手5张银行卡;其中,信用卡累计发卡量近8亿张,2017年当年新增发卡量1.6亿,同比增长四分之一强。发卡量数字繁荣的背后,到底有多少张银行卡在正常使用?朱巍表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被办卡”的老问题,除了公民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之外,发卡行和银行业监管部门,有义务、也有能力做得更多。

KPI考核现在是一个通用的办法,因为只有通过这个办法才能激励下面业务员努力工作。但是如果纯粹去考核数量,这个KPI的话有可能会造成虚开的情况,比如说这个市场表面上很大,但是实际上真正使用的人群很少,所以它造成的是一个虚假繁荣的情况。所以我觉得KPI考核不是骗别人,更骗不了自己,最重要的不仅是办卡,要彻底的激活使用,有它的活跃度,所以这个才是KPI的核心,业务考核是不是应该把这个考核的标准做一个调整。

相对于KPI,OKR对员工更有激励作用

从执行过程和方式上就可以了解,KPI是外在驱动,而OKR属于自我驱动。在KPI的模式里,往往只有公司领导在想战略,而OKR的模式是,每个员工都在想。

OKR增加了相互讨论的时间,由于每个人的OKR都是自己构想,然后和上司讨论制定出来的,因此充分地讨论、全面地理解并拆分目标很重要。不仅如此,由于每隔一段时间要对OKR重新检验,也促进了上司和下属的交流。

 

OKR鼓励创新,KPI追求100%的达成,而OKR鼓励员工自己动脑工作,不必太在意KR(关键成果)的完成度,因为OKR并不直接跟绩效挂钩。

OKR能更好地保障公司的经营初衷

很多目标都是难以量化的,比如创意、品牌影响力、用户体验,KPI的执行方式容易让管理者为了达成目标而制定出可量化的衡量指标。OKR可以把人解放出来,发挥员工的自主性和创意,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接近并达成共同的目标。企业中往往缺少的这种类型激励。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