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永远是那个局外人?

作者/来源:人生指南   发表时间:2019-06-07 11:12:49
作者:孙晴悦

1

我最喜欢家庭聚会。

前两天和恺恺,豆豆一起在姑姑家吃饭,席间说起苏州附近哪里好玩儿。恺恺数着苏州附近的徒步路线,可以爬的一些小山,说哪条哪条徒步路线自己已经走了很多遍。我都没有去过。

恺恺说,最近这几年,又新学会了滑雪,什么双板单板的,说觉得特别好玩儿,他教会了一圈小伙伴,大家都特别喜欢,可以带我一起去。可是我不会哎。

然后恺恺拿出一张滑冰场的会员卡,说附近新开了一个滑冰场,这是他某一天晚上专门开车去办的。要不然下午我们去滑冰吧。可是我不会哎。

我突然就想起了前几年,也是一个朋友说起,说跑步特别有意思。他给我看nikerunning里他在世界各地跑步的路线图,5公里,10公里,半马,全马,一条条路线,纪录着当时的天气和心情。我看着特别特别羡慕,但是心里想,可是我跑不动哎。

然后话题就截然而止了。当别人眉飞色舞和你说着那些跑步的心情,路上的故事,自己超越自己极限的痛快,你听得懂他说的每一个字,但你听不懂那样的心情,只能尴尬地笑笑,生硬地说,真好。

2

是不是有很多个时刻,我们都是这样的局外人。我们看着别人兴高采烈,看着别人上山入海,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然后别人邀请你说,来吧,我们一起!我们却说,可是我不会。

因为我不会滑雪,不会滑冰,也没太徒步,我只能听着恺恺眉飞色舞地描述着,你能懂他说的每个字,却不懂自己真正参与的爽感。

然后我们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地听别人说,一遍一遍地又羡慕别人,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可是我不会啊。

我们不知道那些说“可是,我不会”的时刻,我们自己亲手关上了多少扇大门,我们错过了多少个机会,又或者仅仅我们错过了多少快乐。

你不会滑雪,所以下次去北海道,你只能看着别人享受雪场,自己在一旁自拍。你不会滑冰,所以下次昆明湖结冰了,你只能看着别人在冰上起舞,自己冻得两颊通红说,好冷啊。你不会游泳,所以下次你去到加勒比海边,你只能看着别人像一条自由的小鱼,和蓝天碧海融为一体,自己却因为不会游泳也害怕浮潜。

做一个outsider,感觉真的非常差劲。而大部分的时候,我们之所以是那个outsider,是因为我们不会,我们不能,我们不敢。

3

吃午饭的时候,我和恺恺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滑冰嘛。恺恺说,下午就可以啊。然后闪过的依然是,我又不会,去了肯定只能扶着边上栏杆,没准儿在冰上站都站不稳,去了有什么意思。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小时候恺恺去滑旱冰,我又觉得自己平衡能力太差,也胆小不敢,只能站在旱冰场外,看着恺恺滑。就是那种,他滑一圈过来,我对他招招手,还要挤出一点笑容,冲他招手。

所以,一直不去,那么什么时候才能会呢?

那些会游泳,会滑冰的人,他们一开始都是怎么会的呢?

那天下午我们还真去了,笑笑闹闹开车到了滑冰场,直到穿上冰鞋走两步,才发现,一切哪里有想象得那么难。你不穿上冰鞋,永远在那里问恺恺,冰刀到底有多窄,有多高,我究竟能不能站稳,又有什么意义。

后来恺恺拉着我滑了几圈,然后,自己跌跌撞撞能半走半滑,居然也能不扶着栏杆,自己转完一圈。走到有一个转弯口的时候,我看到外面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小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冲着里面一个正在滑过来,戴粉色头盔的小女孩招手。

那一瞬间,天旋地转,我拉着恺恺说,你看,我小时候就是那个穿红棉袄的小女孩。

我懂她的尴尬,尴尬地冲里面的小女孩招手,懂她强挤出来的笑容,懂粉红色头盔女孩儿又滑走时的失落。因为曾经,我就是她。

4

那天下午,和恺恺玩得非常高兴,运动带来的肾上腺素,以及终于摆脱了那种outsider的感觉,让整个人都兴奋异常。

虽然我去过很远的地方,我在巴塔哥尼亚冰川上徒步,在潘塔纳尔湿地里骑马,其实很早之前我开始长跑,开始跳舞,喜欢徒步,其实很早之前已经不再是那个胆小的小女孩。

但是,我一直没有那天下午那样深刻地体会到,原来一切都没那么难,你的胆小,你的退却,原因只有两个。

你怕疼。你怕丢人。

小时候滑旱冰,我怕摔倒了疼,我怕恺恺他们瞬间就学会了,只有我还学不会。我怕疼,我怕丢人。

其实长大以后也是一样。我们不敢张口说英语,我们怕说得不好,老外听不懂,旁边人嘲笑,所以我们宁愿不说。我们不敢决定出国读研,我们怕读了回来依然找不到好的工作,我们怕回来以后还不如那些没有出国的同学,我们害怕别人嘲笑的目光,所以我们宁愿不出国了。

但是回头看,谁还记得小时候摔过的跤,谁又记得谁嘲笑了你,更何况大部分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嘲笑我们,是我们自己太在乎别人的眼光。

反而我们因为怕疼,因为怕丢人,然后选择不去学游泳,不去说英语,不去出国念书,才是最最愚蠢的决定。因为到头来,你想要规避的风险,终有一天会让你来偿还。

蔡康永说过,“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5

我们因为害怕而退却的事情,其实特别多。但实际上,一切都没有我们想象地那么复杂,那么难。那些我们害怕的疼痛,有时候是青春必须经历的,绕不过去的痛。

我们摔过跤,呛过水,考过不及格,被拒绝过,被抛弃过,失过恋,分过手,我们一个人走在过大城市里,迷茫地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但难道说,我们就永远不去滑冰,不去游泳,不去考试,不再去爱,不再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拼搏了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outsider,才永远只能站在冰场外面,冲里面的小女孩尴尬地微笑。

我们可以因为一时的害怕和胆怯,患得患失,犹豫要不要向前一步,但我们不能永远做那个局外人,只能满怀着羡慕和失落,冲别人招手。

没有人一开始就站在那个局里,而里面的人很大程度上,只是比我们不怕疼,不怕丢人,却比我们拥抱了更多新的风景。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